“因為小區物業長期不給綠化樹木澆水,從而導致小區近千棵冬青灌木成片死亡。”昨天,武昌區逸居苑小區居民致電本報,希望搞清小區物業為何“見死不救”。
  走進逸居苑小區,記者發現,小區雖然不大,但由冬青灌木構成的行道綠化帶頗具規模,但滿目冬青,要麼死亡,要麼枯黃。
  居民抱怨:物業收錢卻不管事
  “小區成片冬青綠化帶死亡,就是物業公司收錢不管事。”小區業主說,他們小區的物業管理,原來是康迪物業在管理。從去年5月起,在業主毫不知情的情況下,小區物業換成了豐碩物業公司。
  豐碩物業接手後,立即辭退了原來負責小區綠化管理的師傅,並改由現在這名花匠來管理綠化。可花匠到任後,小區居民就再沒見過花匠給小區植物澆水。大量植物,因熬不過今年的酷夏而大面積死亡。許多居民不忍心看著樹木死亡,要求物業公司給植物澆水,但豐碩物業卻聽而不聞。
  還有業主說,豐碩物業嘴上說是沒錢給樹木澆水,可實際上卻是捨不得拿出錢來澆水。這位業主說,該物業公司除了收取業主的物業費外,還出租小區的網球場、麻將室、理髮店。此外,物業公司還向業主收取停車費。每輛車每月停車費為90元。小區有幾百輛車,光停車費就有不少。
  還有業主則問,小區憑空而來的業主委員會,到底是怎麼成立的?為什麼大多數居民不知道?
  物業回應:入不敷出沒錢買水
  作為負責綠化管理的物業公司,到底是有錢不澆水,還是沒錢澆水呢?
  昨天,豐碩物業公司的張師傅給記者報一筆賬。張師傅說,逸居苑是1995年開發,1996年入住的。小區居住面積為7萬平方米,共有663戶居民。現行物業費標準為每平方米0.4元,從1996年至今,就沒漲過一分錢。而且小區內還有兩棟樓的收費標準為每戶交30元。他說,就按7萬平方米一分不少地收齊所有業主的物業費,物業公司的收益也只有2.8萬元。但由於不少業主拒交物業費,所以公司能收到的物業費最多只能有六成,即1.68萬元。
  老張說,物業公司現有保安、保潔等工作人員20多人。每人每月的工資為1000多元,僅工資一項就將近3萬元。至於他自己,一個月的工資也就是900元。除了工資,物業公司還承擔樓道照明燈的電費和小區垃圾清運費。其中,小區門棟為33個,每個門棟的樓道燈15盞。一個月下來,樓道燈電費就要幾千元。而垃圾清運費則為1350元。公司入不敷出,所以買不起水給植物澆水。
  至於業主質疑的網球場、麻將室、理髮店出租和停車費,張師傅說,麻將室、理髮店是公司購買的,不存在出租。網球場和停車費確有收益,但其收益難以抵消虧損。
  業委會:死結要靠各方來解
  “逸居苑的死結,只有靠各方共同努力才能解開。”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委會成員說,部分業主拒交近40萬元的物業費,導致物業公司不滿;物業公司因此降低服務質量;由業主選舉出來的小區業委會也並未被全體業主認同。去年5月,豐碩公司接手後,提議成立業主委員會,並希望將物業費漲到每平方米0.6元。但經選舉產生的業委會,得不到一部分業主的承認,無法開展工作。
  他說,要進入良性循環,唯一的出路就是各方都要把小區看作自己的家。作為欠費業主應當補齊物業費。因為拒交物業費的直接後果,就是導致更多的人不交,拒交物業費實際在侵害著交費者的利益。作為物業公司,應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改進方案,以取得業主的信任,或者讓位於其他公司。記者高道飛  (原標題:業主物業掐架殃及千棵冬青)
創作者介紹

2003

qd61qdkkj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